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中馨的博客

一缕芳馨沁四周,冰天默默靥含羞。雪魂淡魄香如故,雅韵清姿媚自流

 
 
 

日志

 
 

原创:七律、咏白海棠(配乐/葬花吟)  

2010-05-17 09:15:34|  分类: 柔儿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律、咏白海棠(配乐/葬花吟) - 柔儿 - 雪中馨的博客
七律、咏白海棠
(限门盆魂痕昏韵)
作者/柔儿
不附高枝自掩门,清姿翠叶映寒盆。
冰心一点晶莹质,玉魄三分冷傲魂。
当谢秋风捎泪迹,还凭细雨洗伤痕。
人生多少哀愁怨,欲诉无言任日昏。
 七律、咏白海棠(配乐/葬花吟) - 柔儿 - 雪中馨的博客
七律、白海棠(和友柔儿咏白海棠) 
作者/暗香盈袖
白衣妃子立重门,环珮携珠玉满盆。
一夜琼葩妆碧树,三春粉蕊袅清魂。
蟾宫女怨愁无计,湘水人悲泪有痕。
记取东风千古约,相依入梦伴晨昏。

======
七绝、随感
作者/柔儿
无可奈何身外事,依依难挽水中情。
声声长叹花容失,辗转三更泪欲盈。

======
七律·咏白海棠(步韵友柔儿)
作者/孤云
白幛青纱素掩门,不教幽梦葬华盆。
前生已备冰中魄,今世还修玉里魂。
淡扫峨眉春有迹,轻匀丽面艳无痕。
情怀脉脉随流水,弦韵悠悠颂日昏。
======
七律·咏白海棠(步韵友柔儿)
作者/孤云
意欲离尘自掩门,偏逢玄女泪倾盆。
清风淡扫眉间恨,绮梦谁怜玉里魂。
唯遣红笺涂笑迹,更凭文字愈伤痕。
但求明月常相照,不问银烛亮与昏。
======

七律、咏白海棠(配乐/葬花吟) - 柔儿 - 雪中馨的博客

【红楼梦】诗摘(林黛玉 咏白海棠) 
咏白海棠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 
娇羞默默同谁诉?倦依西风夜已昏。 
    这诗是咏白海棠的,但诗人在诗里表达的往往是自己的情感。诗是曹雪芹写的,但曹雪在写这诗时,已完全进入了林黛玉的角色。你看,石上画面不正是林黛玉在朦胧夜色里,面对西风倚树而立的镜头么!这里的夜色,西风,正是她在贾府所面临的失意处境,而一个“倦”字把她此时此刻的心境描述得入骨三分。 林黛玉的爱情诗少而珍贵,她的咏花隐事,借花喻人的诗歌倒有不少,在全部27首诗词中多达11首。白海棠、菊花、桃花、柳絮等植物在黛玉的笔下,完全赋予了人的生命,亦幻亦真,如泣如诉,有的诗竟直接咏叹美女的红颜薄命,表明了黛玉的感同身受和超凡的诗才。这首七律诗是在第37回因探春提议创建大观园海棠诗社开社时的首场集体诗作。由探春限韵,探春、宝钗、宝玉、黛玉每人一首,后来湘云又来补作两首。黛玉的这首诗,被海棠诗社社长李纨称为“风流别致”,历来评论家认为此诗有与众不同的个性及风貌,表明了黛玉鄙弃污浊世俗的孤傲品性,孤独寂寞的感伤情绪以及才华横溢的才情。首联上来不是直接写花,而是先写赏花的人。“半卷”、“半掩”写出赏花人的娇媚含羞之态,与花映衬;“湘帘”是湘妃竹做的帘子,这里切合黛玉“潇湘妃子”的身份。历来以“冰玉”比喻花的素淡纯洁,黛玉则从花想到育花的土和盆也当非同一般,因而喻为“冰”“玉”,显得别具风采,又写出黛玉“洁本洁来还洁去”的品格。颔联上句以梨花之蕊喻白海棠资质的皎洁,下句以梅花喻白海棠品性的芳香孤傲。这里用“偷来”“三分白”、“借得”“一缕魂”,构思巧妙别致。这是化用了宋代卢梅坡《雪梅》诗句:“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颈联上句喻白海棠花象月中仙人缝制的白衣,月窟,月中仙境,月宫;仙人是指嫦娥;缟袂,是指白绢做的衣服,也可象征丧服,诗词中常以此比喻白花。如宋代苏轼在《次韵杨公济奉议梅花》诗中有:“月黑林间逢缟袂,霸陵醉尉误谁何。”还如明代高启的《梅花》诗中有:“缟袂相逢半是仙,平生水竹有深缘。”下句喻白海棠又象秋天闺房里哀怨的女子在擦拭泪痕。对这两句诗,脂砚斋有评论:“虚敲旁比,真逸才也,且不脱落自己。”诗句隐中描写的当是黛玉的自我形象与心境,又含有借“仙人缝缟袂”暗示黛玉前世为绛珠仙草的薄命早夭,借“拭啼痕”点出黛玉以泪还在债之意。尾联写白海棠含羞带怯地独立深夜西风之中,寄寓了黛玉满腹忧伤却无处倾诉衷肠,只得听任西风摧残的凄凉心情。 在《咏白海棠》中,林黛玉的诗又一次说出了自己的心声,道出了自己的身世。“偷来梨蕊三分白,借的梅花一缕魂。”“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耶已昏。” 如李纨所叹,“果然比别人又是一样心肠。”如宝玉所赞,“从何处想来!”黛玉亦如一朵白海棠,具梨蕊之娇洁,借得了梅花芳香孤傲的品性。 在《红楼梦》中,大多数咏物诗并不单单只是为了咏物,还寄托了作诗者的自我感情在里面,我把这类咏物诗看成抒情诗。林黛玉的这首咏白海棠诗便可看作是抒发自我感情的抒情诗。先看首联。“半卷湘帘半掩门”说明海棠并非是寻常向陌可见的野花,而是深院大宅的香花。“碾冰为土玉为盆”,碾冰和玉是何等美好高洁的事物!海棠既然生长在这样高洁美好的环境中,可谓是得先天优势。颔联“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说明它具有冰清玉洁的品质也就不奇怪了。从首联和颔联可以看出海棠既出身高贵又具有雅洁的品质,可以说是内外兼修的美好之物了。那么,这样美好之物的命运如何呢?中国有“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于“曲高和寡”之说。也就是说,越是美好的东西,了解它的人越少,而想摧残它的人就越多,而美好的东西往往只是昙花一现。(“昙花一现”这个词本身就已经包含了美好的东西盛景不长的意义了。)当然,这首诗中,我们还没有看到“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的摧残。在这首诗中,主要还是体现“曲高和寡”这一说。那么我们接下来看看作者怎么表现“曲高和寡”的心情。“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月窟仙人指的是嫦娥。夫嫦娥缝衣与怨女涕泣有什么关系呢?首先一个相同点是她们都是孤独的,所以天上的嫦娥用缝衣来排遣心灵的孤寂,而人间的怨女用涕泣来发泄内心的愁苦。虽然我们不知道她们为何孤独,但是我们能够感受到她们的孤寂,而这种孤寂表现出来是一种“怨而不怒,哀而不伤”的敦厚高洁的品质。虽然说“怨而不怒,哀而不伤。”但既然有怨有伤,则固然高洁如海棠,也不得不发出“娇羞默默同谁诉”的感叹了。这里面,就有上文所说的“曲高和寡”的意思,夫知音既然难寻,而若来日方长尚还有一线希望。但是海棠面对的却是“倦倚西风夜已昏”。时间永是无情的流驶,转眼夜已昏,花已倦。虽然今日还是“梨蕊三分白,梅花一缕魂”的冰肌玉骨,但从来“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可怜“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通观全诗,无一不是作者自己的心声,无一不是作者的感慨。只是她的抒情比较含蓄比较委婉,与我们平时看惯的许多直抒胸臆的抒情诗不同。这正是此诗的动人所在。试想林妹妹若是直接说我出身名门品质高洁但苦于知音难寻而生命短暂岁月无情我怕遇不上知心人有谁能了解我的一片冰心呢?那么诗岂不流于叫嚣了吗?而读者也定不会读下去了。在我看来,诗,直接也好,含蓄也好,关键是要出自作者的真情实感。要是读者能够感受到一份来自心灵的感发力量,那么,便可以说是抒情诗了。

薛宝钗
《咏白海棠》
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苔盆。
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
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
欲偿白帝宜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
    宝钗这诗,写尽了豪门千金端庄矜持的仪态。作为豪门闺秀,有着白海棠般的风姿。她十分爱惜自己,恪守妇德,保持身份。薛宝钗是封建社会的淑女,她满脑子封建正统思想。从“珍重芳姿昼掩门”就可看出。她笔下的白海棠是贤淑而端庄的。像花一样身居深深的庭院之中。白天也要关上院门不与外人接触。手提水罐浇花洗草,修身养性。换来冰雪般的灵魂鲜花般的面容。于白海棠自喻,同时也说明她喜欢一些清新淡雅的东西,“洗出”“胭脂”就给人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尽显豪门千金那种美丽幽雅且富于智慧的形象。“愁多焉得玉无痕”这里面的“玉”指的应该就是黛玉和宝玉两个人,带有嘲讽之味地道出他们两个成天多愁善感。最后的这两句话,于花,是描绘花的晶莹如雪,于宝钗,却是凄冷孤寂。她品格端庄,容貌美丽,才华出众,学识渊博,却被封建礼教所毒害至毁灭。但这诗总体来说,写得雍容华贵,符合她的态度矜持,深藏不露的性格。诗社社长李纨以为“要推宝钗这诗有身分”,这身分就是封建社会“淑女”的身分。宝钗既受了封建礼教深深的毒害,又用这种礼教去约束别人,并且自以为是在帮助人。她的悲剧就在于害已害人都不自觉。从本质上说,她不是恶人,更不是阴谋家,她的未来的遭遇也是值得同情的。
  
红楼梦中特别喜欢的这两首咏白海棠的诗,留在这里和大家一起欣赏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1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