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中馨的博客

一缕芳馨沁四周,冰天默默靥含羞。雪魂淡魄香如故,雅韵清姿媚自流

 
 
 

日志

 
 

原创:生死的挣扎----诞儿历劫(一)一个真实的故事(配乐/相知如镜)  

2006-08-23 08:38:23|  分类: 柔儿劫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死的挣扎----诞儿历劫(一)一个真实的故事
      寄语自己----我来到这个世界,接受了肉体上的千锤百炼,万般磨难,病魔可以消灭我的肉体,但不会打垮我的精神和意志,我在苦苦坚持和等待,希望能够等到身体重新康复的那一刻,我也在一直不懈的努力奋斗着,希望能够给自己的生活改变一些已定的苦难轨迹,不管结果如何,我只要已经尽力了就没有遗憾了!也许我的人生很短暂,但我已尽力和努力,那么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就会觉得很幸福,并且尽量少留下遗憾。
七律·挣扎(新韵九文)
作者/柔儿
豆蔻年华愿望真,凌云壮志正芳芬。
突来病痛袭柔体,刹那阴霾锁我身。
面目全非难自认,娇容顿改旧时痕。
千丝万缕心中爱,笑对冰霜烈火焚。
======
亲爱的爱人,我愿意和您: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还有我的宝贝:爱你到永远!!!有你我无悔!!!
======
七绝·庆幸宝贝(平水七阳)
作者/柔儿
深知留你险茫茫,我魄甘飘地域堂。
历尽一番寒彻骨,终闻梅韵沁怀香。
======
生死的挣扎---诞儿历劫(一)一个真实的故事
作者/柔儿

(一、不幸得病)
    91年的8月,未满22周岁的幸子从上海某师范大学毕业了,被分配到一所镇中学教物理,对五个月就失去母亲的她来说:那意味着童年的不幸带来的痛苦应该结束了,从此将开始她崭新的人生。因为她既漂亮美丽又聪明睿智,外形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内心却温柔善良而且热情,不管对同事学生还是对亲人朋友,只要他们需要,她都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来帮助他们,所以她身边几乎所有的人都喜欢她。从小失去母亲的阴影在她的心里慢慢淡去,复杂的家庭关系而涉及的矛盾也似乎逐渐离她远去。当年生母因为打青霉素针过敏而离开了她,离去的时候留下了她5岁多的二哥、3岁多的二姐、1岁多的三哥及才6个多月的她,前母再嫁时还留下她17岁的大哥和她14岁的大姐,后母嫁进的时候又带来了比她大一岁的三姐,跟了父亲后又生了比她小三岁的弟弟,兄妹8人和父母虽然在一个家庭中,但却似乎堡垒分明,父亲、后母、三姐、小弟是一家,他们兄弟姐妹六人和奶奶是一家,大哥大姐虽然和他们不是同母所生,但却对她如“长兄如父,长姐如母”般的相互扶持,相依为命,相濡以沫,可以说他们的关系是非常特殊又非常亲密友好,甚至比和她的父亲都亲。小时候有很多次她被她父亲去送了人,她哥哥姐姐再偷偷的把她领回来,为此她的哥姐甚至被她父亲打过。但是她并不怪她的父亲,也许是孩子太多了他怕养活不了她,他父亲才会这样做的吧。可是由于母亲的太早离去,使她从小就比较自卑,总觉得自己比别人懂得少,特别在人际关系上。所以她在读书的时候给同学的印象一直是“孤傲”,可能是因为她的学习成绩一直非常好,而她却从来不和其他同学多交流吧,高中三年她的许多同班同学后来对她说没有听到她说话的声音过。其实她的内心是非常希望和其他人相互沟通和交流的。现在她觉得自己好象终于已经解放了,她生活在集众人之爱的温馨中,她享受着工作的喜悦和成就感,她看到了幸福美好的生活已经向她敞开了大门,她觉得自己的前景一片光明。
92年的9月,在幸子工作了一年以后,她由别人的介绍认识了她现在的那个他,一个虽然相貌平常家庭经济一般但是却非常爱她的男人---呆瓜,93年的农历8月28日他们走进了结婚的礼堂。看着由他们亲手创建的爱的小屋,幸子的心里充满了幸福甜蜜和温馨,因为他家的经济比较差,当时买了这79.9个平米的小屋就已经借了近三万元的钱,而幸子那时的月工资还只有140多元,想那时这些债务他们两人不吃不喝就的还上整十年。所以家里的所有东西都是他们两人一点点如蚂蚁搬家似的攒出来的,就连两双筷子两个碗都是在路边的小摊上买的,但幸子一点也没有觉得不完美,反而感到很实在,她想这辈子所受的苦应该到头了吧,亏点债她不怕,不是有两双手在努力赚吗?从此她将会永远生活在由自己创造的幸福天堂里了吧。可是谁又能想到老天竟然是在和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她的这一切幸福竟然如昙花一现。就在她住进这幸福小屋的时候,由于墙壁上的涂料未干,她中毒得了再生障碍性贫血。起初这病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症状,她只是觉得头昏乏力,没有食欲,牙齿和鼻子会经常出血,但引起他们注意的是她一直不能怀孕,到妇产科去检查只是说她有些贫血,其他一切都正常,但是当幸子吃了很多补血的药和营养品后依然还是贫血的时候,当地医生推荐他们去苏州医院去检查一下,因为苏州医院的血液科比较出名。在94年的暑假她和他的老公呆瓜一起去了苏州一家特别有名的血液科医院作了检查,她被诊断说是再生障碍性贫血的时候她还不能完全明白这种病将对她意味着什么样的严重可怕后果。她只是想快点把她的病治好了让她为他们的家庭生一个孩子,这样他们的生活和家庭就完美和没有遗憾了。可是当医生在劝慰她的时候说“只要你以后不生小孩我们将会让你的生命维持的久一些的,我们这里最长的可以维持到十五甚至有二十年的,当然也有很快就转化成急性两三个月就走的,这要看你现在得病的时间长短以及骨髓被损害的严重程度等等”时候她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她呆呆的看着骨髓化验报告单上的“慢性晚期再生障碍性贫血”的结论如遭重锤,傻傻的问:如果她坚持想要一个孩子的话会怎样?医生毫不留情的打破了她的幻想说那是拿她自己的生命在开玩笑,并且说如果她能怀孕的话,倒可以考虑在胎儿五个月的时候帮她做自身胎肝输注,就是把她肚子里的胎儿先打下来,然后用胎儿的脐肝血输注给她,这样她的病有可能基本恢复正常。但这还是个试验阶段,如果她愿意可以试试。但这也得等到她先治疗几年后再说,因为治疗的时候她将用大量的雄性激素,她将慢慢失去一切女性的基本生理特征,根本不会怀孕,等她的病情好转并且稳定后,先停了激素半年后她才能恢复她的女性基本机能,这时候她才能重新怀孕。幸子当时的心犹如刀割一般,她还完全没有这样的思想准备来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她想老天不会这样对她的,她的新生活还才刚刚开始啊,她还想象着她以后的种种美好的生活与打算呢,可现在这一切希望在瞬息之间就全部消失了,从此她就将与她原来那平静而幸福的生活告别了。她的生活里除了吃药就是打针,然后就有不停的挂水,她也告别了她原本美丽动人的身材和细腻白皙的皮肤以及包括她的清脆娇嫩的声音啊,因为她用了大量的雄性激素药,她全身浮肿,皮肤变黑变粗,声音也像个男人了,而且身上还长了很多长长的体毛,甚至还长胡子,长喉结。。。。。。美丽动人的幸子变成了一个不男不女的人了,这才用药一月不到啊。幸子的心里简直难受到了极点,而且她每天还要面对她的学生讲课啊,要接受学生对她的这一切改变的怀疑的眼神和不解,还要面对同事和朋友的同情和怜悯,要知道她原来几乎是学生心目中的偶像啊,她几乎是那么的完美哦,她的发型服饰都是学生模仿的对象,她的学识和风度又让学生们崇拜和尊重,她的为人处事也让同事和朋友们尊重和依恋,而现在这一切却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迅速的离她而去,她几乎想放弃不再继续治疗下去了,可是放弃治疗她也不会再回到从前出总有回报,牺牲也总会有收获。她带着满腔希望回来了,根据医生的交代她开始慢慢的减下激素的用量,但是现实并没有她想象的那样好,在她开始减量的同时她的血象也开始慢慢的下跌,她和阮老师联系后他告诉她她的情况还没有稳定,用药还必须再加量,而了啊,她只能更加迅速的衰弱与走向死亡。幸子的心被痛苦煎熬着,她每天既要接受治疗上的肉体痛苦,又要承受精神上的巨大折磨。试问有哪个女人会舍得放弃自己漂亮美丽的容貌呢?幸子才只有23岁啊,可怜而不幸的幸子究竟应该怎么办呢?可是她又能怎么办呢?她还有选择的权利吗?在死神的面前好象所有的事情都显得那么的渺小和无奈哦,她在苦苦的坚持着,希望能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以后就一切都恢复到原来一样,恢复她的漂亮美丽的容貌,优雅动人的身材,优美动听的声音,还有她的自信和原来的那种集众人之爱的感觉。她想她会痊愈的,因为她还是那么的年轻,参加工作也不过第三年,结婚也才刚一年,她的幸福生活才刚刚开始啊,可为什么老天要对她这么残忍和绝情,这么快就夺取了她所有的一切啊?面对着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容貌的变化和嗓音的变化,幸子几乎快要崩溃了,她甚至想到了死......  
 (二、治疗)
就在幸子觉得自己生不如死的时候,可她的呆瓜却一点也没有嫌弃她,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宠爱她,关心她,甚至还和她开玩笑说比比谁腿上和唇上的毛更长呢,他说这一切并不影响他对她的爱,她在他的心里还是和以前一样。她的哥哥姐姐们也都来看望她,安慰她,她的父亲甚至还帮她领来了小孩说让她收养,并劝她说别人的孩子和自己生的孩子都一样,只要有了感情就好了。可她的呆瓜不同意收养别人的孩子,他说情愿没有孩子也不要别人的孩子,先把幸子的病治疗好了再说。他说没有孩子那他就可以更好的照顾好幸子了,两个人一样可以过的很幸福。她明白了他的心,他想要的是有一个他们自己的孩子,她也把他的意思永远的记在了心里,她觉得这是她欠他的,她想如果有可能她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完成他的心愿的。经过了一年的治疗以后,幸子的血象基本全部都恢复了正常,她也在他和其他亲人朋友及同事的精神支持下熬过了这难堪的一年,他们又一起到了苏州医院的血液科,向她的专家主任医师兼院士阮老师提出了想停掉激素并希望怀孕的愿望,阮老师虽然是个权威级的人物,他每周只在星期五上午门诊,其他时间他既要上课又要出国演讲,还要出论文,研究血液病,因为他既是苏州医学院的院长,也是苏州医学院附属医院血液病研究所的所长,但他依然是个非常平易近人又善解人意的好医生。他知道了幸子他们的想法和愿望后认真的和其他的专家医生商量了她的情况,然后告诉她可以试试,但她现在用的激素不能一下子停掉,只能慢慢的减量,然后再根据她的血象来定她是否可以怀孕。幸子听到这个消息后简直高兴得快要晕过去了,她想终于可以慢慢的停掉那可怕的激素了,她甚至还想是否可以恢复她原来的一切了,她沉浸在对美好未来的展望里,包括她也许还可以有一个她希望的孩子,这一切已经是她得病后不敢再奢望的了,可现在在经过了她一年多的坚持以后居然还可以让她再有希望,她当时的心情真的是高兴没有什么可形容了,虽然这还没有成为现实,还需要他们的努力和大胆的尝试,但这毕竟已经向成功靠近了一步啊。幸子觉得自己的一切付出和委屈都没有白费,付出总有回报,牺牲也总会有收获。她带着满腔希望回来了,根据医生的交代她开始慢慢的减下激素的用量,但是现实并没有她想象的那样好,在她开始减量的同时她的血象也开始慢慢的下跌,她和阮老师联系后他告诉她她的情况还没有稳定,用药还必须再加量,而且还得比原来用的量更多,因为一但反弹就说明她的身体已经适应了原来的用药量,要控制病情就只能再加量,现在还不能考虑怀孕的事情,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保命的事情,也就是怎么才能使她的血象不再继续往下跌。
(三、坦然)
面对这一次波折幸子终于明白,她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了,即使她的病情能够稳定,她也永远不可能断药,而且她的病也根本不能根除,将会终身陪伴着她。幸子知道了这一切心里反而平静了,她不再为她的病情痛苦和烦恼,她想如果老天要让她继续接受锻炼和磨难,那就都来吧,她绝不会在所有的困难面前退缩与低头的。她已经作好了与病魔作长期斗争的思想准备,她放下了思想上的所有包袱与负担,她不再觉得在学生和同事面前抬不起头来,也不再觉得她是个不幸的可怜的病人,她每天高高兴兴的去上班,和以前一样又恢复了她的一切精神面貌。长胡子就长胡子吧,长腿毛就长腿毛吧,声音像男人就像男人好了,她的心还是原来的幸子就行了。大家都说她好象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说又看到了以前的幸子了,还说她并没有变丑,在他们心里她还和以前一样美丽动人并且充满活力,她的身边又和原来一样有了许多友情和亲情。幸子现在明白其实幸福和快乐就掌握在自己的心里,不管你遭遇了什么困难和痛苦,只要你能勇敢的面对,自己不要把自己当作是可怜悲哀的人,你依然可以活得幸福快乐,而且还能把这种幸福快乐传递给你身边的每一个人,大家也会因为你的开朗乐观而快乐;如果你一直觉得自己是可怜不幸的,那么你的身边就会慢慢失去许多朋友,因为他们会因为你的悲观消沉而感到痛苦,时间长了他们就会慢慢的离开你,所有的人都希望和热情快乐的人做朋友,而不愿意一直呆在绝望悲哀的人旁边。因为同样是活着,为什么不让我们的人生尽量的精彩和开心一些呢?你一直在烦恼和痛苦中生活是活,你永远保持着平静而宽容的心态也是活,如果你能让自己一直在幸福和快乐中渡过那也是活呀。所以幸子明白不管她的人生之路还有多远多长,她都会好好珍惜她现在所拥有的,让自己的人生精彩充实,不要到真的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回忆自己的一生因为平凡苍白而后悔,虚度青春而难过,也不要因为自己一直禄禄无为而悲哀,她不要自己整天生活在抱怨上苍的不公,老天的残忍等这些无用的痛苦里,她要为自己而活,为爱她关心她的亲人朋友而活,她不要他们的同情和怜悯,也不要他们为她担心和牵挂,她要让他们觉得她比他们生活得更好,因为她也爱他们,她不希望她会连累他们。就这样幸子虽然依然每天在承受着肉体上的痛苦,(比如她的激素针打得她的臀部都已经有如碗大的硬块了,硬块上面还有小块,小块里面还有硬点,有时针根本打不进去了,要硬用力推进去才能成功。可幸子一点也不叫苦,因为她知道叫苦也没用,反而会让关心爱护她的人担心,而她不愿意这样。)但是她的精神却一点也没有因为肉体上的痛苦而有半点退缩,她依然上班工作上课,还想继续她学业上的深造。
(四、怀孕)
就这样又经过了半年的治疗后她的病情竟然逐步稳定了,她就又在阮老师的指导下慢慢的减少用药量,这次她的病情居然没有像上次那样跌得那么快,虽然有些波动但情况还算稳定,幸子的心情也不像上次那样大喜大悲了,她已经能够接受随时会来的一切磨难了。老天也许还是眷顾着她的,在完全停了激素药后半年她的女性生理慢慢恢复了,虽然其他的药还不能停,她已经长的胡子腿毛喉结等也还在,但是她已经不在乎了,她现在只在乎她是否还能为她的他完成那个心愿。他们又一起到了苏州一院的血液科,在阮老师的指导下慢慢的一步步的向着他们的希望靠拢。在95年的8月份她竟然有了他们苦苦等候的希望和爱的结晶,这对于幸子来说真是太高兴了,虽然她有承受一切磨难的心理准备,对生活已经保持着非常平静的淡然的心态,但对这老天的恩赐她依然心怀感激,她想也许这一切对别人来说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可对她来说是多么的艰难和不容易啊。可是这对她来说也许是高兴得太早了些啊,因为怀孕,她刚刚稳定的血象马上开始下跌,可能是因为怀孕需要更多的营养和其他,而她的身体的造血系统还根本不能满足两个人的需求。看着下跌的很快的血象,幸子真的是矛盾极了,她既不能舍弃这个好不容易才得来的胎儿,又不得不考虑她身体的承受能力,这不是一般的可以将就的小事情啊,而是以她的生命为代价的大事啊。如果牺牲她可以换取她的后代她都情愿,因为她觉得自己的生命已经不再完美,如果能有她生命的延续她也就满足了,她希望她的延续可以像她一样来展现她生命的价值,这样她也就没有遗憾了。可是现在的问题是即使她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也不一定能将她的生命延续啊。她和他都在矛盾中,幸子觉得自己亏欠了他,虽然知道这是冒险但是她还是愿意去尝试一下,所以当她的亲人朋友都来劝她放弃这个孩子的时候她一直没有表态,她在默默的坚持着,苦苦的等待着奇迹的出现。她想如果这次她放弃了这个胎儿,也许她这辈子就可能再也不会有第二次了。因为她必须马上再用雄性激素来挽回下跌的血象,而她一用这雄性激素她的胎儿就会马上流产,这就相当于她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她不愿意就这样就放弃她苦苦等来的希望。而且她如果放弃了这次机会,她又要花很长的时间治疗,等到她的身体的血象慢慢上来,然后还要看情况是否能够稳定才能够考虑慢慢停那激素药,而在减量的时候谁也不能保证她的身体血象能否稳定,就是能够稳定的话也要再等半年的时间她才可以恢复她的女性机能,然后才有可能再怀孕,而如果下次怀孕后再下跌呢?而且现在的情况是每次停了那激素以后她的血象都是要下跌的。。。。。。
(五、试险)
幸子在经过了痛苦而艰难的考虑后最后还是决定先留下这个胎儿,她想不到最后关头她是不会放弃这个骨肉的。于是她开始了她那更加艰险的尝试---继续让她的宝贝留在她的身体里面。但是她的身体马上就不行了,每天每隔两小时她就呕吐一次,不管吃不吃东西都是这样,她的食欲因此很差了,因为不能吃东西,她浑身无力,只能每天在床上躺着了。吃下去的药也经常被吐掉,因为不能吃她的营养和药量都不够,她的血象下跌得更快了,特别是血小板,因为生命周期短,只有几小时或一天,而她的再生功能却较差,所以下跌的更快,她的口腔,鼻子开始因为血小板少不能凝血而不停的出血,晚上睡觉前她觉得嘴里的血出个不停,她得大口大口的咽下那些咸咸的腥腥的液体,她的他甚至在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来边推她边开玩笑说“我来看看我的老婆硬了没有啊?”,虽然如此,她还是依然笑着回答说“让你失望了还没有呢。呵呵”她的呆瓜还说“是啊,真让我失望哦,哈哈。”话虽如此,她的呆瓜却一点也没有灰心和放弃,他为她到外地的厂里弄来了几蛇皮袋的花生外衣,再配上东阿阿胶和去核红枣在一起熬成糊状,让她每天每顿都吃几口,来提高她的血小板再生速度。虽然是吃了再吐,但是她还是吐了再吃。不管多难多苦,幸子只要想到她的呆瓜和她肚里的孩子,她觉得这一切都值得。
终于熬到了快5个月的时候,他们又一起去了一趟苏州,看到他们的情况,阮老师也比较担心,另外有个姓朱的女主任医师坚决不同意他们再继续下去,她说现在把幸子的胎儿打下来正好可以为幸子治病,而如果再怀下去则危险重重,很可能将母婴双亡。因为再怀下去如果出现什么意外,即使幸子想打掉这个孩子也非常危险,因为可能在打胎的时候会大出血,而现在打掉这个孩子危险则会小许多。而且看幸子现在的血象下跌情况,她也根本不可能会坚持到等孩子正常分娩,而分娩时的危险就更不用说了,朱医生说她简直不敢再想象下去了。幸子和她的呆瓜听了医生的话当时也没有做决定,他们在苏州住了一夜,好好考虑了这个问题。第二天他们又去找了阮老师,主要是幸子她还是不愿意放弃这个得来不易的孩子,她的呆瓜其实也在为她担心和着急,但是幸子最后决定拼一把,她愿意用她的生命作赌注来换取她的孩子和对呆瓜的欠疚。看到他们如此的决心,朱医生最后说“你们要是走了以后就别来找我了啊,我已经把我要说的话都已经说了,以后不会对你们负任何的责任的”,而阮老师则把他的所有可能在的地方的电话号码全部给了他们,国内的国外的,医学院的研究所的,家里的等等,说有什么情况随时和他联系,不管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都可以,甚至在半夜三更,他会随时给他们所要的任何帮助。幸子的心里充满了感激,她想不管她将来怎么样,她都会永远记得阮老师的恩德的。他们带着担心和希望回来了,幸子的心里依然平静,她想她会挺过这一关的,为了呆瓜为了孩子,她会笑对所有一切磨难。可是因为幸子的身体实在太虚弱了,她不仅血小板低,其他的血象也都很低了,像白细胞,红细胞,血色素等都很低,这使得她的免疫力和抵抗能力都很差,一次小小的感冒就让她一直挂水也不见好转,而且还咳嗽得厉害,在大年夜的下午她从医院办了出院手术回了家,带着药,大年初一的时候她婆母说“今天就别挂水了吧,不要一年挂到头哦。呵呵”因为在农村有这样的避晦,有什么坏的事情不能从年底连着年头,要不就会一直晦气不断。但呆瓜说“那岂不是要了她的命吗?”,结果在大年初一他们请来了医生在家为幸子继续挂水,幸子的手上几乎全是针眼了,但她从来没叫过一回疼,她有孩子这个希望觉得什么都不苦。她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好的,没有什么缺陷那就是她最大的幸福了。而医生告诉他们这种病不会遗传也不会给孩子身体上带来任何缺憾,主要是怀孕的母亲实在是太过危险,而且可能会因为营养不良对孩子有些影响,其他的倒没什么的,所以他们那里的病人里面迄今为止还没有人做过这样的尝试呢。

  评论这张
 
阅读(3556)| 评论(119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