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中馨的博客

一缕芳馨沁四周,冰天默默靥含羞。雪魂淡魄香如故,雅韵清姿媚自流

 
 
 

日志

 
 

千 古 情 殇(配乐/钗头凤)  

2006-11-14 19:17:16|  分类: 柔儿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 古 情 殇(配乐/钗头凤) - 柔儿 - 雪中馨的博客 陆游与唐婉千 古 情 殇(配乐/钗头凤) - 柔儿 - 雪中馨的博客 

千 古 情 殇(配乐/钗头凤) - 柔儿 - 雪中馨的博客千 古 情 殇千 古 情 殇(配乐/钗头凤) - 柔儿 - 雪中馨的博客
   
千 古 情 殇(配乐/钗头凤) - 柔儿 - 雪中馨的博客编辑/柔儿千 古 情 殇(配乐/钗头凤) - 柔儿 - 雪中馨的博客

千 古 情 殇(配乐/钗头凤) - 柔儿 - 雪中馨的博客千 古 情 殇(配乐/钗头凤) - 柔儿 - 雪中馨的博客千 古 情 殇(配乐/钗头凤) - 柔儿 - 雪中馨的博客 

钗头凤 
作者/柔儿 
难如愿,爱空恋,沈园情梦终成憾。 
悲缘浅,哀珠溅,爱殇情逝,泪中恨颤。 
叹,叹,叹! 

蝶花眷,别凄惨,影单同忆曾恩爱。 
提杯看,人离远,枉思前事,旧欢难挽。 
怨,怨,怨! 
【诗词】--定格 
平平仄(韵),平平仄(韵),仄平平仄平平仄(韵)。 
平平仄(韵),平平仄(韵),中平平仄,仄平平仄(韵)。 
仄(韵),〖仄(韵)〗,〖仄(韵)〗。 

平平仄(韵),平平仄(韵),仄平平仄平平仄(韵)。 
平平仄(韵),平平仄(韵),中平平仄,仄平平仄(韵)。 
仄(韵),〖仄(韵)〗,〖仄(韵)〗。 
    听着这里哀伤而忧怨的歌声,读着这千古伤心绝句,我的心仿佛也碎了!唐琬的一滴清泪,缠绵悱恻了整个南宋文学史。尽管唐琬也留有一首谁读谁落泪的《钗头凤》,但,她得以流芳千古,完全是借助了爱情的力量,虽然,这爱情是个“有缘无分”的典型。唐琬是大诗人陆游的表妹,出身望族,自幼聪慧,人称才女,与陆游青梅竹马,志趣相投。19岁时,被陆游娶回了家,举案齐眉,相敬如宾,该是怎样的一段红袖添香的日子啊。如此才子佳人,理当是又一个赵明诚李清照式的组合了。可造化弄人,偏偏陆游的母亲对这个如花似玉娇滴滴的儿媳妇一万个不满意,活生生地把二人拆散了。陆母不满意这段婚事的真正原因至今已不得而知了。她也许是担心儿子沉湎于儿女私情,忽视了学业,也许是儿媳的过于优秀,使她有了“小麻雀,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的隐隐担忧,也许是唐琬一直没为陆家生个儿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传统观念让她顿生恶心。反正伉俪情深,琴瑟甚和的陆游夫妇慑于母亲的压力,要和爱情说再见了。恩爱夫妻转瞬之间变作劳飞燕,陆游另娶,唐琬改嫁。多情自古伤离别。至今我已无法想象唐琬走出陆家大门时那眼神该是怎样的哀怨、惆怅和恋恋不舍,也无法想象当他们听说对方又走进婚姻殿堂时怨恨、无助和落寞的心情。但沈园的邂逅,让他们明白了,原来自己一直都还如此的在意。在沈园,陆游很意外的碰到了唐琬和赵士诚夫妇。甜蜜的回忆很痛苦地袭击了陆游,他难以自已,对着粉墙,写下了这首千古绝唱《钗头凤》: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词中记述了诗人与唐琬的这次相遇,表达了他们眷恋之深和相思之切。也抒发了诗人怨恨愁苦而难以言状的凄楚之情。如血的夕阳下,一条长长的背影,伴随着惆怅,一拖就是千年。次年,唐琬独自一人又来沈园了。是重温旧梦,还是渴望又一次意外的相逢?然而,留给她的没有意外,只有那首词。泪水涟涟中,唐琬,也只有唐琬读懂了陆游的字字血,声声泪,她以爱回应着陆游爱的呼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乾,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 
瞒!瞒!瞒! 
    两颗心,两首词,此时此刻,完全的融合在了一起。婚姻不在了,爱情却还是一样的固执。好女人生如夏花,唐琬终于还是愁怨而死。 那双痴痴的大眼睛,带着无穷的心事和幽怨,轻轻到,又是不舍地,闭上了。而沈园,成了一个象征,永远荡漾在陆游心间。1192年,68岁的陆游回沈园时写下了“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的诗句,想表达的仍是无边的思念之情。1199年诗人作“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无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年迈的老人,脑海里闪现的仍是“她”的惊鸿倩影啊!1205岁的一个夜晚,年过80的老陆游又一次梦游沈园了,“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细细算来,这个时间,当是陆游和唐琬结婚的60周年纪念了吧。长歌当哭,情何以堪。爱已成往事,情永存心怀。乐声中,仿佛看见陆游,年轻的诗人急疾书毕,一掷柔毫,早已肝肠寸断,泣不成声;歌声里,仿佛看见唐琬,这个才华卓绝、柔情似水的女诗人,一双秀美哀伤的眼睛深情地凝视着感伤不已的陆游,一字一句地吟咏着她那血泪交加的词作,触景而生情,如杜鹃啼血,凄艳异常。 那仰天长叹的不是才华横溢的陆游吗?满面尘霜,须发皆白。他已是形容枯槁,痛不欲生。那面壁吟咏的不是秀美柔雅的唐琬么?碧色绣襦,长裙曳地。她亦是神情凄凉,泪流满面。封建礼教,如同一把寒光凛冽的刀剑。就这样又无情地封杀了一对青梅竹马、心心相印的爱侣。时过八百五十多年,聆听此曲,感受犹如身临其境。品味着陆游与唐琬超群绝伦、千古遗恨的爱情故事。怎不让人情动于衷?怎不让人潸然泪下?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因为有了陆游与唐婉,因为有了《钗头凤》,沈园啊,你便永远年轻而美丽!生命可以结束,爱却没有尽头,能千古传唱的,都是爱情的神话。   
《钗头凤》 
红酥手,黄籘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陆游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乾,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唐琬 

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千 古 情 殇(配乐/钗头凤) - 柔儿 - 雪中馨的博客 千 古 情 殇(配乐/钗头凤) - 柔儿 - 雪中馨的博客 千 古 情 殇(配乐/钗头凤) - 柔儿 - 雪中馨的博客  千 古 情 殇(配乐/钗头凤) - 柔儿 - 雪中馨的博客 千 古 情 殇(配乐/钗头凤) - 柔儿 - 雪中馨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